[辩手说]人们有没有权利来决定他们的税收将会被用在什么地方?

出于本能和直觉。

creative

观点1: 关于“公地悲剧”
这里面会不会出现free rider的问题呢, 就是我们比较熟悉的“公地悲剧”和“搭便车“的问题。 思路是这样的, 如果每个个体可以根据自己的意志选择税收将要被使用在什么地方的话, 我们会觉得, 自己交的税在其中的一个项目中占比微不足道, 比如:公路马路的建设,认为其他人的税收足以支持这些项目,然后将自己的税转移到其他地方。一个显然的结果是, 如果每个人都这么想, 很多并不引起公众注意的社会福利设施将会失去资金支撑, 可以sense到一点“公地悲剧”的味道了。

观点2: 关于选择的成本
如果每个人都被要求做出基于自己的税收想要支出在什么项目的话, 有考虑过决策的成本吗? 有考虑到因为信息的不对称导致的盲目选择吗? 这样的系统在决策层面会不会效率太低了一点。不同的选择之间的说服和凝聚都是需要时间和谈判的, 就像我们知道民主是一个缓慢的决策过程, 多方的角力和冲突宣传, 民主低效的体现之一。而这样的过程的最终结果, 感觉又回在不同人的个人选择, 逐渐演变到, 出现了中间人代表人, 然后由代表人之间的胜负决定。 注意, 这种演变, 只是基于谈判效率优化的演变, 和专制暴政无关, 但仔细想想, 这不就是一开始的情景吗?绕了一圈结果回到了原点。

观点3: 关于社会分工和信息不对称
这一点本质上和第二点有交叠。 我们不能指望每一个人都对这个社会的运作有一个百分之百的了解和知识, 实际上, 这也不可能. 这就会导致每个人手上的选票(这里是他们自己的税收)最终流去他们自己关注的地方。 注意, 这里是他们自己关注的地方, 并不是真正需要, 有需求的, 自下往上的地方[嗯嗯嗅到了“专制”的味道]。后果可想而知, 不详述。这里一个比较常用的论点是, [关于媒体的思考, 很多都和这个有关], “Being emotional is more impressive, attractive and easier than being rational.”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可信赖的knowledgable的代表替我们做出决定, 我们也让渡这个决策的权利给政府。

后记:
很希望自己的公众号里面可以积累一些有质感的文字(可惜这篇就不是), 无奈自己平时很难挤出完整的时间来洗濯文字和质地, 大部分的空闲时间, 还是在自己的开发项目和运动场上。最近刚好处于期中后节奏比较缓的时期, 决定将平时刷牙, 走路, 吃早餐时候注意到或者灵光一闪过的有趣的观点收集下来, 和大家分享。 也是以一名辩手的本能, 去学习去思考(辩题类型偏英辩, 毕竟自己也有积累挺多的英辩参赛经验和认识一堆有趣的辩手可以讨论)。这一系列不会更新的太频繁, 但每一个观点都是出于本能和直觉, 不作过多的修饰, 也希望给喜欢辩论的伙伴们一个思路。

最后一点, 不是特别擅长文字, 只是特别喜欢, 会有点慢热。 如果你也有关于辩题出于直觉的有趣的观点, 特别欢迎回复我!! 我会在后一次的公众号更新中发布跟进的讨论和亮点哦~嘿嘿^_^

一起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