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派胡言[第一期]-读书是赴会一场缺席的对话

一场缺席的对话, 一场没有观众的戏剧。

书

事情的缘由是这样的, 有时候觉得, 自由、独立、道德等等等的这些抽象词语其实都是我们自己给自己定义的, 我们的经历给我们如何填充这些词语以素材和方向, 如果没有经历过奴役之苦, 我们很难想象自由physically\mentally的那种意义和美妙; 没有自觉到束缚或依赖于人的经历, 也很难体会独立, 在精神上不诉求于人的客观。这些诠释, 都其实是自己对自己过往的一次总结和反思。

于是想起了, 高中有时候的读书节, 总有一些代表们在台上说, 我们为什么要读书的演讲稿, 各种引经据典, 恨不得把各朝代的祖爷爷们搬来个遍。 我于是也想了, 如果是我, 我会怎么讲?

这就是原稿的来由, 思维混乱, 一派胡言:

===============================

我们从小都在什么‘黄金书’(哦不, 是什么书里自有黄金屋)的宣告下长大, 或者说我们中国的学生, 特别容易在自己还没有亲自体验之前就被 塞满一大堆的so called 经验之谈。

去体验, 不要去嚼别人嚼剩下的槟榔, 在你自己真正去看书, 去独立地思考之前, 不要去听别人什么:读书是好的, 读书是有意义的的, 这些都是bullshit。什么是意义, 意义是非常私人的, 是你想到什么, 对自己的生活有什么的思考和收获, 别人不能帮你生活。

我不喜欢那种举着大旗的宣称, 那种读书强国的腔调, 我真正体验到的, 是读书, 或者说读书的那一段时光, 是非常孤独的, 是平静的外人看来甚至有点呆的。 我甚至不能向你保证, 你会收获什么, 这听起来也挺残忍, 而且不是特别值得的不是吗。

读书, 是一种传递, 是一种跨越时空的对话。

那些作家的死掉, 并不是结束, 没有什么人, 什么作品是不朽的, 甚至艺术, 包括人们创造出来的任何文明都会消失, 我们能做到的, 就一下下把它传递下去; 可怕的是, 遗忘;遗忘, 等同于那件事, 那个人, 从来不曾出现过一样。 1984里面, 大洋国的人们最经常做的一件事就是去篡改历史, 按照老大哥的想法和意志, 去忘记, 去创造一个过去;

一场缺席的对话, 一场没有观众的戏剧; 说它神圣, 是因为这或许是唯一的一个途径, 让他曾经思考过的想法去传递下去; 而说它充满期待, 则是因为, 你永远也不知道, 你会在这个对话里面看见, 听见什么, 或者想到什么;你体会到了悲凉, 伤感, 读书就传给了这个时代多一个悲凉、伤感的想法; 你体会到了荒谬与残酷, 读书就让这个时代多一个思考过荒谬和残酷的想法。

是你自己, 决定了这本书所能达到的高度!

也是你自己, 决定了作者将以什么样的形式在我们这个时代延续,延续他曾经饱含着热情和感动创造、打造的作品!

===============================

感觉讲成了鸡汤…哎也没看几本书的人在这里痴人说梦

余舜哲

2015.7.16

后记: 欢迎加入我的私人公众号, 和你分享我思考的观点和文章:
公众号二维码

一起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