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冬天,因为可以把寒冷归咎于天气

自由主义的故事,曾经是因为其经济上的优势而繁荣和扩张的。然而绝大多数的时候,这只是一小部分精英们的故事,自由和权利或许都只会是上层阶级的财产和特权。可悲的是,人们没有其他选择。选择trump,是不想听见一个一直听腻的故事,是对遥远的精英们仅剩的嘲讽罢了。

11.11

告别

今天和最亲最尊敬的小老板告别,还好是冬天,可以把难受和不舍归咎给天气。 这是一个流行离开的世界,但是我们都不擅长告别。 祝愿你一切都好。


(这是小老板家里面的一幅挂饰,写得好好啊,好喜欢~)

11.10

unfamiliarity

真的,技术进步这种东西,真的很少有aha moment,或者突然一下子的飞跃,感觉就是不断了解和深入之后的熟悉和融会贯通罢了。 突然想起来之前看一次react europe conferrence的视频,里面的主讲人之一pitt hunt好像是,提到过这么一句话,“don’t equal unfamiliarity to difficulty”,很多时候,你觉得它intimidating,仅仅是因为你站得比较远罢了。 突然适用的,还有崇拜和美感,世界上哪有什么男神女神的,哪只是因为你还不了解他或者她,甚至不愿意去了解,真正走近之后,真正让人牵挂的,也不再是她的光环。

自己每天的零碎时间都拿来看文章和博客,真的很有用!真的真的,要坚持下去哦!

愿每一次的打磨者,都只会是自己。

11.09

看书

亚马逊的购物车里放了好几本特别想看的书,圣诞回去一定要买回来! 朱天文! 朱天文! 好喜欢看散文,没有长篇小说的负担,轻轻松松地,就像旁听一段对话或者独白。 温柔的力量,曾经看到新世相里描绘的,是轻轻拂过不用力的打扰。

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么钟爱散文,就是那种如果几周不看些令自己满意的文字就会不舒服的毛病吧,也生怕自己再也写不出平静而诚挚的感觉了。 总是觉得,文学的这类朦胧和理学的逻辑思辨是有冲突的,就好像是距离带来的美感,是不审视带来的真实感一样,太多的想象力,轻轻一戳,就是荒谬。可尽管如此,我还是习惯性地想要体会言语间的柔软,像是一场逃离,想要能够轻轻对生活卖个萌的浪漫。

关于冬天

地铁里突然想起来,写下的一段话:

喜欢冬天的理由之一,是拥有一对仿佛可以塞下全世界的衣兜,喜欢那种随手一掏,就可以拿起笔记本的日子~

不喜欢冬天的理由之一,也源自一场轻描淡写的忧伤,看到一段字,“喜欢冬天,因为可以把寒冷归咎于天气。”

今天终于下定决心要开始写日记了! 最后有个周报或者月报什么的~ 给自己定下了一个死死的目标,“写博客,写项目和健身,每天三样能完成两样就已经很不错了呢”。也是受byvoid大神和小土刀师兄的启发。

总统选举

今天也是美国总统选举结果公布的第一天。 各个媒体渠道都在铺天盖地的报道,我所选择的我认为阐释得比较周全得文章有以下两篇,摘抄在这里学习学习:

关键词-民粹主义和民主主义,

来自刘瑜:如何看待美国大选中的川普现象——论美国政治中的民粹主义

一个趋势是:没有政治家自称是“民粹主义”者,但是几乎人人都在给异己者贴上民粹主义标签。难道“我同意的民意”就是民主政治,“我不同意的民意”就是民粹政治?

本质上,自由式民主依赖精英主义和平民主义之间的平衡,而民粹政治信奉平民主义对精英主义的压倒性胜利。

民粹主义往往需要一种“人格化的力量”去唤起和表达。由于对“精英建制”(elite establishment)的敌视,民粹主义往往需要一个“孤胆英雄”式的人物去树立一个“反叛”的旗帜。无论是查韦斯、普京、埃尔多安、穆加贝,或美国的川普或桑德斯,都试图树立自己“孤胆英雄”的形象。因此,民粹主义的一个特点是其政治的“个人色彩”很强,这与民主政治的“机构色彩”形成鲜明对比。

因此,民粹政治的现实展开形式,常常是政治强人利用底层民众联手夹击社会中间层,而自由式民主固然具有精英主义色彩,但由于精英本身的多元性与分散性,却更能抵御威权主义的侵蚀。

但与此同时,对于民主主义来说,正因为美国政治的多元主义和精英主义成分,它也招致了许多人对美国“虚伪民主”的批评。《民主的反讽》一书认为,精英主义是美国民主得以良好运行和延续的“秘密”,而这正是美国民主的反讽之处。作者指出,由于精英往往比大众在政治上更加宽容,如果美国的政治体制镜像式地反映最主流的民意,而不是“掺入”了很多精英的理念,那么自由式民主或许早就不复存在了。

经济学家Caplan也指出,如果美国的底层民众投票率和中上层一样高(事实是前者低得多),那么美国的经济政策会“不理性得多”。换言之,尽管自由式民主的实践放大了精英的影响力,但是它增加了美国政治的理性程度,而这种理性是美国政治得以健康运行的“秘密”。

关键词-自由主义的故事

强烈推荐这一篇,来自《人类简史》作者分析特朗普崛起:自由主义终结了么?

故事是人类思考问题的中心,而非事实、数字或者表格,故事越简单越好。对这个过去几十年在我们的世界处于统领位置的故事,我们可以称之为“自由主义的故事”。

但是,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始,人们开始不再相信这个故事的主线。在20世纪90年代和21世纪的第一个10年里,人们相信遵守游戏规则可以让他们的地位上升以及变得富裕;2008年以后,他们突然开始害怕自己被欺骗,害怕这个系统并非对他们有利。阿拉伯之春变成了“伊斯兰之冬”;莫斯科、安卡拉、耶路撒冷的威权政府一点点放弃了自由民主的价值观,转而拥护民族沙文主义和宗教极端主义;甚至生活在自由主义占据主流位置的西欧国家的人们都开始有了悔意。如今,这股幻灭的浪潮正在涌向美国,而正是美国将这个“自由主义的故事”推行到了美国之外的许多地方,有时还是拿着枪推行。几十年来,那么多的承诺和保证令美国公民感到失望,幻想破灭后的他们可能会把特朗普选为总统,美国的精英们对此感到又惊又怕。

有关人们对“自由主义的故事”失去信心的另一种解释是,比较起过去的成就,人们更关心他们对未来的期望。

普通选民可能不理解人工智能,但他们能感觉到民主机制已经不再能够赋予他们权力。事实上,关乎普通选民和他们的孩子未来的最重要选择可能不是由欧盟的某些官僚或者华盛顿的某些游说团体做出的,而是由工程师、企业家和科学家做出的,而这些工程师、企业家和科学家并不会意识到自己所做的决定会带来怎样的影响,他们自然也不代表任何人。选民们看不到他们,也无法对他们喊话,所以他们只能猛烈抨击他们所能抨击的。英国的选民们想象自己的权力可能转移到了欧盟手上,所以他们投票支持英国脱欧。美国的选民们想象“权势集团”垄断了所有权力,所以他们决心给这个系统予以狠狠一击,以此来证明他们仍然有发言权。特朗普因而成了他们眼中下一届美国总统的最佳人选。正是因为选特朗普做美国总统令主流精英感到匪夷所思,这件事情才能成为普通选民证明自己仍然保留了一些权力的理想方式。

事实证明,“自由主义的故事”在灵活性和发展变化上远远超过了它的任何一个对手。它战胜了传统的帝国,战胜了法西斯主义和共产主义,原因是因为它采用了自己对手的一些最好的想法和做法(比如政府出钱发展服务于民众的教育、医疗和福利事业)。

在社会主义者看来,为个人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的权利辩护便是在维护中产阶级和上层阶级的财产和特权。你是拥有居住自由,可你支付不起房租;是有学习自己感兴趣的学科的自由,可是你交不起学费;你有去你想去的地方旅行的自由,可是你买不起车;在这些时候,自由对你又有什么价值?更糟的是,自由主义鼓励人们将自己视为一个个个体,因而造成了人与人之间的分离,如此一来,人们便无法联合起来反对压迫他们的制度,不平等现象因此得以延续下去。

一旦人工智能在大多数认知作业上的表现优于人类,那个时候的就业市场会成为什么样子?一个由数量非常巨大、在经济上“没有用”的人所组成的新阶层会在政治上产生怎样的影响?等到纳米技术和再生医学可以延长人们的寿命——让八十岁的年纪相当于之前的五十岁,人们的关系、家庭还有养老基金到时候会受到什么影响?当生物技术发展到我们能够“设计”婴儿的水平——贫富之间的差距也会因此变得更大,人类社会会变成什么样子?对于上面这些问题,你不太可能在《圣经》或《古兰经》里找到答案。在这个被技术和经济风暴席卷的世界,激进的伊斯兰教,正统的犹太教或者基要派基督教可能会向信众许诺,他们会获得能够给他们带来确定性的船锚;然而,在这场即将到来的21世纪大海啸中,要保证不迷失方向,你还需要一张好地图,还要有结实的船舵。

如“让美国再次强大”或者“把我们的国家还给我们”这一类口号的情况也一样:你可以建起一座墙来防止墨西哥非法移民进入美国,但是你没法建起一座墙把全球变暖挡在国门之外;你可以让英国脱离欧盟,但是你无法让伦敦脱离全球金融体系。如果人们不顾一切地抓住已经过时的民族和宗教身份不放,那么在气候变化、经济危机和技术带来的颠覆性影响面前,全球体系只会土崩瓦解;而19世纪的民族主义神话和中世纪的虔诚既不能理解这些问题,也没有能力解决它们。

因此,当英国脱欧、特朗普崛起这样的事情发生时,主流精英们只能一脸惊恐地看着,然后希望大众会幡然悔悟,及时回到自由主义阵营里来,从而避免灾难的降临。但是,“自由主义的故事”要想从当前这场信任危机中存活下来可能会很困难,因为长期以来支撑着这个故事的根基可能已经在崩塌之中,这个根基便是:自由主义伦理和资本主义经济之间传统上的联合。在20世纪里,“自由主义的故事”非常具有吸引力,因为它告诉人们,也告诉政府,他们不用在“做正确的事”和“做精明的事情”之间做选择;保护人类的自由既是一种道义责任,也对经济的增长至关重要。英国、法国和美国之所以会蓬勃发展,据称是因为它们放宽了对经济和社会的限制,如果土耳其、巴西或者中国也想变得和英、法、美一样繁盛,它们也必须效仿这三个国家的做法。在大多数情况下,让暴君们和军政府决定实施自由化政策的不是道德上的理由,而是经济上的。

然而,到了21世纪,对于我们所面临的两个最大挑战:全球变暖和技术发展带来的颠覆作用,“自由主义的故事”并不能提供很好的解决方案。随着人们的经济上的重要地位逐步被算法和机器人所取代,也许保护人类自由在道义上仍然具有正当性,可是光有道义上的理由就足够了吗?当重视每个人的自由和愿望不再能带来经济收益时,各国的精英们和政府还会对之继续重视吗?人们对自己的未来感到忧惧并没有错。即使特朗普输掉了即将到来的大选,数以百万计的美国人仍会有一种直觉:这个制度不再对他们有利,而且他们可能是正确的。

自由主义曾经很繁荣的原因是一是主要因为经济上的因素,但我们所面临的挑战却不一样了。

到那个时候,算法将拥有权威,人类则将失去权威。


像这类新闻观点类带有时效性的好文章,以及文学类的文章还是很适合以这种评论的方式记录下来的~

自由主义的故事,曾经是因为其经济上的优势而繁荣和扩张的。然而绝大多数的时候,这只是一小部分精英们的故事,自由和权利或许都只会是上层阶级的财产和特权。可悲的是,人们没有其他选择。选择trump,是不想听见一个一直听腻的故事,是对遥远的精英们仅剩的嘲讽罢了。

10.12

开源产品

V2上分享的开源代替sticker的软件,用来桌面端记录todo,用react + electron写的。 piece。

“只愿每一次的打磨者都只会是自己。”

在v2ex上遇见了很棒的人,有piece的作者,设计带给人的力量是绝对绝对不能忽略的,降低了你尝试的门槛,很多时候,你的生活里会多出另外的一些可能,有daza.io的作者,完成了类似即刻稀土的全栈开发后独自旅行,

“有时候,不懂如何书写自己的人生,是因为没有主动观察过这个世界。”

一起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