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语 2017 Jul.

17.7.31 高跟鞋的流行

很印象深刻的一个点: 高跟鞋最早流行开来,是因为女性穿上它们是一种象征,意味着我不再需要进行劳力运动。
[18.11.24更新]: 还有类似的例子,比如房屋前草坪的流行,意味着居住者不再需要参与畜牧或种植的生活;抽烟和纹身的流行,意味着参与者能够承受更多的身体伤害以证明力量。这些都是人性用于区分阶级的尝试。

17.7.25 海贼王20年

世上的人不会永远都孤独,总有那么一些人在远方等着与你一起开始生命的旅程。

自由,梦想,这些词都好庞大,好沉重。突然想起刘亮程的《一个人的村庄》里的一句话,“一个人生命中的雪,你不能全部看见”。

我们会期待一部漫画带给我们什么呢。

17.7.20 团队新加入两个人

很佩服kinder,有些人的勇敢是只修饰在字面上的,有些人的勇敢是我真的会决定这么去做。

今天brainstorm了很多东西,对于产品的定位是很重要的。针对订阅个人的服务,以及围绕地理位置接受周围的人提供的服务,这个是项目venus的一个出发点。如何通过smart timetable继续延伸来完成更加有持续实用需求的产品是需要特别思考的问题。有几点蛮有价值的

  • 创建一个统一的用户账户管理系统。记录你所有的使用痕迹的记录,来猜测你的用户画像,比如你选的课,你浏览的文章。
  • 通过竞价的方式,抑或动态定价的方式来解决市场需求。但最大的弊端是一定要考虑公平性,竞价是最符合市场逻辑和效率的,但一定不是最公平或是能够提供公平感的方式。

帮助学生去抢座位,最终落脚点还是回到人,吗?

  • 有个特别有趣而且实用的做法。对于所有的长问题,利用tf-idf来针对全文匹配。然后让用户来选择,是否接受这个答案,如果不接受,也可以自己来发布。“多大百科”,一个针对长问题和智能推荐答案的搜索引擎。

17.7.13 和馋猫CEO见面谈话

20个人的团队,10人技术,10人非技术,自负盈亏,没有引入投资,同时在推进多项业务,包括馋猫App外卖来贡献利润,同时经营一日物流,和阿里云合作的云计算加拿大推广。欢迎合作的态度。

什么才是真正的大数据?他们认为我们应该背靠平台,而我们现在是自生数据。对鲸语的统一用户体验是,我不知道我应该看什么,就随便浏览一下就没了。

在musical.ly诞生之前,创始人是测试了市面上近200多种的App才确定的方向。

对刻画用户画像来说越准确的数据来自于门槛越高的操作。比如以下的重要性依次递增,用户浏览的文章 -> 用户点击订阅的话题 -> 用户购买的品类 -> 用户定制的金融服务和理财产品。

每个创始人都有着一段拼了命为产品的时光。无一例外。

17.7.09 回忆

一个·问题 如果没有轰轰烈烈的回忆,恋爱的时光是有意义的吗?

比较好回答的一个问题是:如果没有快乐的回忆,回忆还有意义吗?

[17.12.11] 鼠疫里想要回答的问题是:如果与生活的博弈里,我们赢得的只有经历和记忆,生活还有意义吗?

不要让别人来提醒你那些回忆。就算没有轰轰烈烈的背景音乐,没有炽热的旁白。

很多时候我们之所以心生自己是不是虚度了时光的疑惑,往往是因为我们犯了“拿戏剧眼光打量生活”的错误。其实没有一段时光会被辜负浪费,最好的时光大多披着日常的外衣,悄悄盘根错节地串联起你的人生。

[17.10.05] 比如,那些晚上,我在图书馆学到了深夜。

17.7.06 逃离 - 微博

[16.11.10]亚马逊的购物车里放了好几本特别想看的书, 圣诞回去一定要买回来! 朱天文! 朱天文! 好喜欢看散文, 没有长篇小说的负担, 轻轻松松地, 就像旁听一段对话或者独白。 温柔的力量, 曾经看到新世相里描绘的, 是轻轻拂过不用力的打扰。

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么钟爱散文, 就是那种如果几周不看些令自己满意的文字就会不舒服的毛病吧, 也生怕自己再也写不出平静而诚挚的感觉了。 总是觉得, 文学的这类朦胧和理学的逻辑思辨是有冲突的, 就好像是距离带来的美感, 是不审视带来的真实感一样, 太多的想象力, 轻轻一戳, 就是荒谬。可尽管如此, 我还是习惯性地想要体会言语间的柔软, 像是一场逃离, 想要能够轻轻对生活卖个萌的浪漫。

“你想起年少时,固执地夺取单一的绚烂与欢乐,抗拒枯萎与悲苦,不禁感到羞赧——真像浅塘在暴风雨面前痛哭。人生应如秋林所呈现的,不管各自在岁月中承受何等大荣大枯,一切都在平静中互相呼应,成全,共同完成深邃的优美。树的枯叶装点了磐石,苔痕衬托浮光,因容纳成就丽景。当心胸无限空旷,悲与欢,荣或枯的情事,都将像顽皮的松树偶然抛来的小果粒,你咽下后,微笑如一老僧。” -简媜《温暖的空旷》

“现在无法触碰的难过,终将可以当作笑话去讲,时间不能改变你的故事内容,却可以改变你的叙述方式。” —几米 ​​​​

目的虽有,却无路可循;我们称之为路的,无非是踌躇。——卡夫卡 《误入世界》

又是一首, 不小心弄丢的歌。

权利, 和权利所保护的善, 一直是自由意志的困境。 记当我谈论言论自由, 宗教信仰, 我在谈论什么系列。

在我们划出保护的线的时候,我们也划出了被肆意踩踏的线。

  • 自己突破不了的东西才会被认为是命运。

一个人可以随便谈论自由、责任之类的东西,但是这些概念似乎过于裸露,而我们的内心却荆棘丛生。——安德鲁·林赛《面包匠的狂欢节》 ​​​​

少用这些特别大的词语,它们承载了太多你来不及表达的含义。

既然是孤独的,就不必取悦所有人。 ​​​​

17.7.02 自我反省

[17.7.06] 关于主流。未来的世界,大家都分享着同一个主流观点,只有一种主流文化的时代,有什么弊端?

我们正在失去对他人更全面的好奇心。我们也正在失去全面了解一个人的机会:我们因为“热点”、甚至因为朋友圈的标题来了解世界,在这个基础上参与讨论。问题不仅仅在于我们看不见他人的生活,更严重的是,我们不再想去看见。

更严重的是,我们不给他人生活解读的第二次机会。也不想给。

“今天中午和gloria聊到的很多点子都很有趣。是平台,还是自营。” 还记得当时说过的这句话嘛,真的是一个人的审美和判断力是由经历和眼界决定的。京东现在的自营只占40%了,整体架构越来越像淘宝。

“渐渐学会一种力度,去回头轻轻梳理自己的生活。”

对于《刀锋》还是有蛮多可以探索的主题的:

  • 舅舅艾略特至死都崇望着上流社会的认可,他是穿着爵位的华服去世的。每个人都获得了幸福的结局,不同的人生,不同的快乐有区别吗?为什么是刀锋?为什么我要跨过去?
  • 命运的风起云涌。很值得玩味的是,所有出场的人物,伊莎贝尔,拉里,格雷,苏菲,他们在他们最开始的时候,竟是特别的相似的一群人。拉里,不过也是生活着大部分年轻人一样的生活,甚至他自己也意味他和伊莎贝尔的婚约会成真。但自从拉里经历了战争,失去了他最亲密的一个战友时,宛若一条溪流被河堤劈开两半,那份渺小感,那份茫然感注定让拉里走上了不同的方向,不能回头。
  • “上帝为什么要创造邪恶呢?”拉里一生困惑的问题。这个问题重要吗?
  • 关于毛姆作家的。艺术充满力量,那通俗呢?那真实的?通俗有什么力量。“如果你志在追求艺术追求文学,那么去读一读希腊人写的东西好了。 因为要诞生真正艺术,奴隶制度是必不可少的。 而古希腊人便是这样:奴隶们耕种、烧饭、划船,而市民们则在地中海的阳光下陶醉于吟诗作赋,埋头于数学解析。所谓艺术便是这么一种玩艺。至于半夜三点在悄无声息的厨房里检查电冰箱的人,只能写出这等模样的文章而那就是我。” 来自村上的一段话。
一起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