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派胡言[第四期]-知识分子的福与祸

必须承认,越是受到良好的愿望和道德的引导,他就越有可能为某种声音所绑架却不自知地用引起共鸣的情感做外衣。

前言:

最近的生活用来概括一下比较像:白天乖乖地作个程序猿,晚上就来冒充哲学家了哈哈;这篇文章的缘由是因为我被两个人所打动,并也希望在此送上我真挚的敬佩: 哈耶克和巴斯夏。

前者可能经济专业的同学们会比较熟悉,著作有《通往奴役之路》等,是全面支持自由市场,反对社会主义的殿堂级经济学家,而后者呢,虽然常常不被外人所认识,但是他是哈耶克的启蒙导师,哈耶克曾公开自己的思想受到巴斯夏的启发。

这些来头不是重点,重点是他们愿意把他们锐敏的思维之光远远照耀到了他们的专业之外。是的,他们在世人眼中是伟大的经济学家,但是在我眼里,在我从他们的文字中寻觅到的、感受到的,他们还是睿智的哲学家,社会学家…或许只有弱者才在意顶在头上的头衔与标签,更准确地,我想说他们都是他们那个时代伟大的problem-solver. 一个不随波逐流的,真正拥有独立想法的philosopher. 或许生活也许不分哲学,有思维火花,有愿意思考的地方,就有哲学。

以下文字部分是我的思考,部分是阅读笔记,和大家分享,关于这个社会的信息传播体制,去观察这个时代知识分子的局限和使命,同时麦克卢汉和尼尔波斯曼都著作对信息传播的重要著作,大家也可以来参考,如果喜欢这篇文章,欢迎转载或和作者讨论

余舜哲

2015.7.29

我们其实可以粗略地把我们的社会在知识的传播上粗略地划分出3类,专家,知识分子,和普通人,专家正是那些掌握着第一手数据和事实的人,知识分子并不接触到这些真实数据,但是他们占据着影响力,是信息接触到普通人的一个过滤器,而普通人也是社会上的大多数,其实每一个专家在他们自己的领域之外也是普通人,通过知识分子获得相关信息。这里需要注意的是,知识分子经常会根据一些时髦的观念去判断一些问题,而且他们不需要对他们所评论的事情承担具体事务的责任。然而,他们的判断,大大决定着不太遥远的未来这个社会据以采取行动的观点。

知识分子的特征关键

1、根据时髦观念去判断一些问题

2、不需要对具体事务担负责任

3、决定他们发出声音的,不是自私的利益,更不是罪恶的动机,而是一些最为真诚的信念和良好的意图。必须承认,越是受到良好的愿望和道德的引导,他就越有可能为某种声音所绑架却不自知地用引起共鸣的情感做外衣。

4、搬出“世界观”,根据他们本人的一般观念,与他视为现代的或进步的那幅世界画面是否相互配合,在没有真正理解问题所在时,就打算赞成某种结论,拒绝另一些结论。

作为专家对知识分子的态度:

必须承认是他们的传播让信息抵达普通公众,为了最后的目标,即使是反对某些知识分子的观点,我们不能对他们嗤之以鼻却没有顾及到他们的影响力,我们对待这些人的态度,很可能使后者在反对某些观点的路上走的更远。

5、他们必须是“务实的”、“敏感的”、“现实主义的”,只要他关心的是眼前的问题,他就会得到影响力、切实的成功的回报。在更具智慧的专家群体里他们会是沉寂的、哑口无言的、对他们来说远没有和普通人打交道容易。

6、通过普遍的谴责和反驳来保护自己不受这样的责难。

问:从这个角度说,为什么一个点子不会持续辉煌特别久就会被反对甚至被取代?

答:不仅仅因为在实践中可能发现的一些缺点会被时间放大,而且,由于之前的点子获得的重大胜利之后,留下的想象空间并比不上去反对它的方向,社会主义思想对年轻人的号召力,原因是一是因为它满足了一种合理的愿望,对技术细节和实际困难并不感兴趣(距离远),能够打动他们的是广阔的眼光,是貌似有理地把社会秩序理解成一个为计划体制提供了前景的整体。

对于自由主义来说,与那些知道失去自由意味着什么的国家相比,在美国这样的国家,自由的理想对今天的年轻人已经没有多少真正的感召力了。所以我们不禁会想,只有失去自由的时候,自由才会收到尊重,因此为了让自由的势力重新聚集起来,我们是不是要去经历一个黑暗的社会主义集权制度的阶段呢?答:我们要提供一种能够激发想象力的自由主义新方案。 我们要再次把建立自由社会的任务当作一次知识探险,从社会主义的成功中学习到教训,让自由主义成为一个充满活力的问题,去赢得知识分子的支持 和对公众舆论的影响力。

社会经济学的研究模式总结:

1、大麻理论,福利制度。

2、滑绳子理论: 你一旦开了这个头,就不可避免地走向极端。如果为了某些群体的利益而对市场进行干预的要求一旦经常得到认可,民主政府变无法拒绝它依靠其选票的任何群体的类似要求。一旦为了公众的公正观开始控制价格,这个政府会逐步走向控制所有的价格。

问:反对者的声音?

答:当你发现反对者关心的是诋毁作者而不是反驳他的论点,在做着价值判断而不是科学分析的时候,你会知道他的立场有多么的虚弱。

问: 为什么政治家在大多数情况下很无能?

答: 在现行的安排下,有地位的领袖或许敢于说“不”,而普通的代表,不能对他的大量选民的要求说“不”,无论它们多么不公正。目前的趋势是这样的,出现了越来越多这样的人,政府为他们的福利和地位承担起了无法履行的责任,当她们没有得到足够的补偿,或要求他们做的工作超过了他们的意愿的时,他们便起而反叛。 者必然会引来皮鞭和机关枪的镇压,而实行镇压的人,也正是那些曾真诚地想要满足他们的一切愿望的人。

后记: 欢迎加入我的私人公众号, 和你分享我思考的观点和文章:
公众号二维码

一起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