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隐的印记 -《德米安》读后感

通往真正自我的小路就像毛姆笔下的刀锋。时常想起它的结尾,毛姆对读者写道,喏,书里的角色最后都各得其所,这就是你想要的完满结局。你们开心了吗。我也曾执意想找到毛姆的答案,却总是无功而返。我在猜,人们会习惯以讽刺为惆怅封笔。

我觉得,关于自我的讨论很大程度被诉求所主导。无论是选择大众理想带来的温暖,还是小径的召唤,自我的牺牲与拯救不过是同一种选择下的两种诠释。站在上帝视角这么看,人们最终得到的,无非是取决于自身的东西,而这也是他们的力量和无辜所在。

说实话我并没有完全被黑塞说服。从该隐的印记的重新诠释,到“天职”的表述,无不带有强烈的主动性。可这却正好击中了小说的主题所在。黑塞在奔向最真实的自己,我们在观赏他最动人的尝试和最癫狂的痴语。也慢慢理解到他在小说开头写道的话,“我的故事并不令人畅怀,也不像杜撰的故事那样甜美和谐,它味如痴语、混乱、癫狂和梦幻,就像所有那些不愿再自欺欺人的生活一样”。

我也不清楚结束阅读之后我还能记得什么。只是依稀记住,他文字里符号化的梦境总让我想起昆德拉,他小说的主题总提醒我毛姆和一小丢的加缪。但或许就像蒲公英的种子融进了风里,总有落地扎根的那天我会终于看见方向,然后在另外一本书的文字里牵引回来,留下新的注脚。这也是我能努力做到的浪漫。

一起加油!